「半颓废散记」。等死与找死

「半颓废散记」。等死与找死

「穿过海拔八千公尺死亡线之后,您会感觉自己每一秒都在接近死亡」谈起喜马拉雅山之行,他睁大眼晴好像真的看到了死神的容颜。

不过,他也坦白说自己只去过海拔五千多公尺的基地营,八千公尺之后的故事都是在基地营闲聊时听来的。

那像是某个圈子里的流行,特别是在企业大老闆的圈子里,越来越多人去爬喜马拉雅山。这样的事被流传一段时间之后就成了一种必修学分,其至像是一种阶级。只有见过山的人有资格说山到底是不是山,当越来越多人去过喜马拉雅山,没去过的人就会自然而生莫名又焦虑的恐惧。那感觉有点像是大家都有了哀凤手机之后,没有的人就会想办法去弄一个来。

他继续形容走过八千公尺死亡线之后的画面,说那些天天骑自行车跑马拉松的人明明体壮如牛却仍然打不过死神。

「你听过一个人肺煮开了是什幺声音吗?那些人讲话的时候都有咕噜噜的血泡声」他说,越过八千公尺死亡线之后,沿路有两百多具攻顶失败的尸体;有些已经冻死在那里二、三十年,一个个都成了地标。那里终年冰天雪地,没有任何动物细菌能存活,人死了之后就躺在那里直接变成冰涷木乃伊,也没有人有能力把这些尸体搬下山。

不过他也坦白说自己没有攻顶的勇气,那真的要有送死的準备,喜马拉雅山每年只开放两个星期让人攻顶,要攻顶前至少要受训两个月,再加上之前的种种训练,一个人要走过八千公尺死亡线之前至少要花掉上百万台币。但是即使準备得再充分,平均死亡率仍然超过6%。

看他越谈越兴奋,我想他有一天还是会走过那条死亡线的,那有点像吸毒,一旦开始了第一口就回不了头。对于旗下有数百家餐厅的他,钱一点也不是问题,再加上公司没有上市,他想做什幺事没有任何人能管他。即使尼泊尔规定超过60岁的人不能攻顶,但是在商场打滚多年的他应该不会把这些条规放在眼里。

如果有一天他真的去攻顶,我并不会太意外,眼前这位60岁出头的企业家其实已经死过好几次。曾经在大陆赚到富可敌国的身家,也曾被逼到退回台湾卖光祖产又举债上亿。现在的他又东山再起,也许这样的人真的比一般人更冷眼生死吧。

这世界其实只有两种人,绝大部分的人等死,总觉得好死不如赖活。只有极极少数的人一直在找死,那种逼近死亡的感觉才会让这些人觉得自己活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