调阅庆富徵信资料 黄国昌:气到想要摔电脑

调阅庆富徵信资料 黄国昌:气到想要摔电脑▲时代力量立委黄国昌26日指出,他在整理陈庆男的庆富集团,积欠银行放款金额发现,民营银行只有7.28亿,公股银行则高达239.53亿。他质疑,为何我国的公股行库,竟然沦为陈庆男的提款机?(图/翻摄自黄国昌脸书 , 2017.11.26)

时代力量立委黄国昌追查庆富联贷弊案,他26日在脸书贴文表示,他进去调阅小组研究徵信资料,看完了台湾银行2016年1月28日的常董会录影带,气到想要摔电脑。「我无法相信,一群金融界赫赫有名的大老,面对庆富这个问题重重的高额联贷,竟然是以如此草率的方式,就闭眼放行通过。」

黄国昌说,如果他们这样履行职责的方式,可以算是尽了受託责任、能够算是有尽职调查,所有公司法、银行法的教科书全部都要改写!「改写到我们随机在路上找五位路人甲、乙、丙、丁、戊来开常董会,应该都会满足要求,搞不好做得比当时那五位都好。」

黄国昌指出,在台湾银行提列十数亿的呆帐后,会有人负责吗?会进行求偿吗?「老实说,到现在,我还无法确定,我是在气官员耍赖摆烂,还是在气自己无力改变。但是,我知道,我不会放弃,我会继续努力找到方法,让这群对不起纳税人的金融董事大老,承担责任、付出代价。」

黄国昌并说,针对庆富集团的贷款弊案,金管会与财政部的二份书面报告,非常草率,完全是打混交差了事。消失的「关键词」都是:求偿。只用空洞的词藻,说未来要「强化管理」、「督导改善」云云,对于最关键的问题:谁埋单?则未置一词。

黄国昌指出,他在整理陈庆男的庆富集团,积欠银行放款金额发现,民营银行,只有7.28亿,公股银行,则高达239.53亿。这个鲜明的对比本身,已经提出了最关键的问题:为何我国的公股行库,竟然沦为陈庆男的提款机?

黄国昌说,「我想,某公股银行在徵信报告中所大剌剌写出的:『政商关係深厚』,已经一语道破。」

黄国昌表示,依他的估计,公股行库损失,绝对超过200亿。这些钱,如果不对所有该负责的官员、董事求偿到底,还是放由纳税人买单。财政部国库署与金管会,真的可以废了。

新闻授权来源 Nownews<\/p>